0
(0)

终于盼到了西园行。

可没有安全感的我,一直担心这次集体活动会不适应,做好了独行三日的准备。然而,寺里遇到的人事物慢慢融化了我那颗正在冷藏的心。

透过口罩的温情

培训那天下午,由于身体不适在房间休息,却越躺越不舒服。一直就想穿着“小绿”为师兄们服务,可惜我没有被义工组录取。我脑瓜儿一转,好多事儿都是可以随喜参加的,那义工也能随喜参加吧?正好行堂组那时缺人手,我便三步并两步地走到斋堂。可惜随喜义工没有“小绿”,我戴上帽子口罩,绑上围裙。刚进斋堂第一眼,就看到数不过来的碗筷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桌上,旁边站着待命的行堂组义工。观悟师兄快速地跟我交代了注意事项,其他师兄也很细心热心地教我一些小技巧。

师兄们穿着清一色的“小绿”,戴着帽子和口罩。本来对于人脸就识别度不高的我,这一下都没分清究竟哪几位是我们的组员,我该跟谁配合。

第一遍行堂还算顺利,只顾着手里发出去的菜量,没有太多感受。第二遍行堂就好多了,动作流畅了些,至少不会像个“分食机器人”。

虽然组长交代打菜的时候不要有眼神交流,但我还是不经意间就会被正在吃饭的师兄影响到。他们有的合十作谢,有的小声言谢,这让我很不好意思,我便还给她们一个点头。有些师兄会对我微笑感谢,虽然我戴着口罩,但也回以微笑点头。

挺担心迟来的师兄吃不饱,我偷偷地端着菜多行了两趟。看到师兄们慢慢地收拾桌面,红光满面地站起来,有种——当妈喂饱了孩子的自豪感。

虽然我全副武装,但好多师兄还是认出了我。回宿舍的路上,就有师兄过来问我,“你是不是行堂组的义工啊?”“你今天给我们打菜了是吗?”

唔,被人记住的感觉真好……

虽隔着口罩,但还是感受到了师兄之间的真诚和默契。?

穿透门板的温情

药石结束,带着一身汗渍和饭菜味儿回了宿舍。拿了衣物去淋浴室,开了花洒好一会儿,发现水温一直都没升高,我才意识到又让我修无常了。行堂一日,脏脏的衣服头发让我极不舒服。我有些大声地嘟囔着:“哎哟!晚上气温这么低还没热水!哎……”

犹豫了十多秒,还是准备洗漱,我深吸一口气,做好准备,3,2,1,哗——

淋浴室外传来陌生的声音:“师兄,你是说没热水了吗?”

我心如死灰地回答:“对啊,没有热水。”

“师兄,我去给你打热水!你等我一下!等着哈!”

话音落下,我还是有点不相信。这声音我都不熟悉,连面都没见过的人会给我打热水洗澡?我继续……

两分钟不到,这位师兄就来敲我的门:“师兄,我给你打了一盆热水,你够用吗?”当时我就被暖了!感谢话说完,接过水关上门。她又说:“师兄,我借个盆子,再给你打一盆热水。”

不一会儿,她端了第二盆水放在门口就出去了。洗漱完,正好一位师兄进来淋浴室,我问:“师兄,是你给我打的热水吗?”她笑着点点头。我说了特别多感恩的话,她却回答:“也感恩师兄,要不是师兄提醒没有热水,我也跟进去了。”

这透过门板的温情,让我不再怯于气温降低带来的寒凉,那一晚,我特别暖心。以至于现在回想起,都会不由地扬起嘴角。

西园一行,收获的温情不亚于回到家中亲人的给予。

累生累世的交集,让我有这因缘与书院师兄结下菩提缘。哪怕万水千山,抑或素未谋面,都能源源不断地散发着温暖。这情意,使得我更加坚定地投入修学,追随导师。

感恩三宝,顶礼导师!也无尽感恩为菩提家园付出努力的所有师兄们,愿我们菩提大道上彼此增上,同证菩提!

更多阅读: 马尼拉 汇旺担保 网关 汇旺担保 场外交易 汇旺担保 柬埔寨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