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余姚的章大立,是康熙三年的举人。以在家教书为生,忽然有一女一男二冤鬼,白天现形。起初掐他的喉咙,接着把他推倒在地,又两手高举,合在一起,好像空中有绳索捆住他。章大立先是作女声说:“我是荷花儿。”又作男声说:“我是王奎。”都是北京口音。

章大立家人问:“你们有什么冤仇?”答:“章大立前世姓翁,也叫大立,前朝隆庆年间为刑部侍郎。那时我主人周世臣,任锦衣卫指挥,家贫无妻,只有我们一婢一奴相伴。有盗贼入室杀周世臣逃走,我二人报告官府。官府派张把总入室捕盗,怀疑我二人因奸情谋杀主人。刑部严刑拷问,我二人受不了折磨,于是屈打成招。

刑部郎中潘志伊对案情有疑问,案子久拖不决。后来翁大立为侍郎,另外委派郎中王三锡、徐一忠再审我们的案子,二人迎合上司,还是按前判定罪。潘志伊苦争不能挽回,于是我二人被处以剐刑,死得非常惨。二年后,真凶被抓,京城人才知我二人的冤情。事情传到皇宫,皇上大怒,削了翁大立的官职,降了徐一忠、王三锡的官位。请问:我们受凌迟的冤情,能用撤职就能抵销的吗?所以我们来这里索命。”

家人又问:“那你们怎么不去找王、徐二人报仇?”答:“他二人罪恶更多。一个已经变猪,一个堕在地狱,我们不必再报了。只有大立前世颇有清官的名声,又居高官,所以迟迟未报。如今他已经第三次转投人身,福禄用得差不多了,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报仇。”

家人跪求说:“我们找高僧为你们做超度法会怎么样?”答:“我们如果真的有罪,才要找高僧超度。可我二人无丝毫罪过,哪里要用高僧超度?何况超度,不过要我们早投胎人身罢了。我们想就是投胎人身,遇着大立,也要报仇,他必死在我二人手上。然而旁观者不知来历,就是我们与大立既然已经隔世,虽然报了仇,两边都不知怎么回事,不能对作官的人戒鉴。所以我二人每次听到阴司唤我们轮回,我们坚决不肯。如今冤仇已报,可以轮回了。”

二人说完,取桌上小刀自己割章大立的肉,片片落下。作女声的问:“可像剐吗?”作男声的问:“可知痛吗?”章大立最终血流满地而死。

(选自《子不语》)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

有一种苦,是最最难忍的痛苦,绝不是开玩笑!

入阿鼻狱得大苦在一切痛苦中,无间地狱之苦 Read more

每天拜佛的重要性

我们每天修行,必须要有一段时间来礼佛。礼 Read more

改变命运,这三大法宝可以帮你找回丢失的福报

命运是可以改变的。我们起心动念,若是善念 Read more

你做的一切,最终会回到你身上

佛法的真谛是寻找自我,只有找到了自我,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