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资料配图

正专心地分拣灵骨,透明洁净的小圆粒,忽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晶莹剔透,不染纤尘。那就是舍利吗?用镊子轻轻的夹起,我激动的大呼,快看。师父的语气也显得兴奋了:这就是老和尚的舍利。柔师父仔细的端详后说,这种舍利并不常见。

内心的激动难以言表,这是第一次亲手拣出舍利,没有想到它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是如此清凉,顿生佛法的信心与对祖师高僧的敬仰。

那是在上个世纪的社会动乱中,已故的安国寺方丈显光老和尚将他的师祖法耀腾焕老和尚与师父行芳今明老和尚的灵骨偷偷埋好,直至今日。时移世易,终于在水土流失严重的小土丘仔细找寻,迎请归来,计划建塔供奉。可是,灵骨混入了许多沙砾,我们便仔细分拣。

师父说再看看,一定还有。不一会儿,我们又拣出几颗,颜色各异的,透明清亮的舍利。经上说,“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是佛陀与祖师,为了给我们增添信心而慈悲示现。记得师父曾说,一瞻一礼,罪灭恒沙。而今有缘能够亲见祖师在常寂光中显现无边妙用,无疑信心更加坚固,倍觉殊胜。

安国禅寺中兴显光老和尚

师父仔细地将几粒舍利收好,有待机缘成熟再现世间。自己不能常常瞻礼供养,心中陡生几分遗憾,向祖师的舍利顶礼三拜,披着萧疏的秋雨回到寮房,看见书架上供奉陈列的书籍,不禁深思,祖师何以能够成就如此大机大用。全赖佛陀的法身舍利流传世间!诚然,色身舍利甚为殊胜,可是经中处处说法身舍利——般若经卷功高道大,更为珍贵。佛陀所留下的般若法宝,方是真正的坚固不坏,堪为众生的依止处。

想到此处,不免心生惭愧,佛陀留下浩如烟海的经典,我却束之高阁,亵置蒙尘。反在外相上生起强烈的执取,真是痴人!

思及此处,不由得想起一则公案,佛陀在忉利天说法返回人间之时,莲花色比丘尼赶去迎接佛陀,走在了僧团的最前面,佛陀却告诉他,第一个见到佛的并不是你,而是须菩提尊者。莲花色比丘尼大愕,须菩提尊者在哪里呢?原来他正在山洞中缝补衣裳,正准备去迎接佛陀,可是转念一想,真正的佛陀法身,湛然空寂,于是谛观实相,“见缘起即见法,见法即见佛”,这才是见到佛陀最为真实的方法。

几粒小小的舍利,对我的信心,又是一次考验,若没有这些大神变的示现,信仰就无从安立了吗?我的信心到底从何而来?

师父曾说,年轻的人来出家,他的心中是有几分担忧的,因为我们接触佛教的时间并不长,他常常担心我们信不及,或是停留在对人的信仰上,抑或只是换了一个新鲜的生活方式而已,还担心我们不能改正习气空过一生……

仔细看看自己,不由得自问:我信佛吗?

1936年,安国禅寺传授三坛大戒。腾焕和尚为戒和尚,行芳和尚为说戒和尚。

所谓信者,“于实德能,深忍乐欲,心净为性,对治不信,乐善为业”。原来,信仰不是一种好奇,也不是对现实的逃避,对佛法僧的信仰动因包含着三个维度:实——对诸法事理实相的深信笃定,德——对三宝清净功德的深信好乐,能——生起自他能够圆满成就一切善的希望!

原来,真正的信心,是充满光明与决心的。想想自己高中的时候,偶然的机会,看到关于佛教的网页和书籍,到决定去皈依成为一名三宝弟子,直接的原因是佛陀对真理的气概折服了我——“比丘与智者,当善观我语,如炼截磨金,信受非唯敬”。这位“一切智人”,欢迎甚至是鼓励所有人对自己宣说的义理观察考验。几年过去了,自己并没有放弃对佛法的一番番重新审视,却一次次加深了对佛法的认知。

但是我自己真的具足“信”吗?经论中说,信是“心净为性,对治不信,乐善为业”,信的体性乃是“心净”,如珠投水,能澄清烦恼的秽浊,能够对无漏的善法生起好乐。这样的“信”我真的有吗?实话说,我的“信”似乎一向是拿来主义的,当我说我信佛的时候,往往是对现实的逃避,是对他人的指摘,是对自己的幻想吧。到底是“我信佛”还是“我利用佛”,与“无我”的旨趣背道而驰,反而建立起自我幻想更大的傀儡,一种莫名的荒诞。

而在这种流于形式的信仰吃到足够苦头以后,终究决心不再以信仰的名义来顺从自己的懒惰和傲慢,发短信告诉师父,我要出家,一心一意地依止三宝,相信我也能够成就三宝的最胜清净功德。

在寺院里,每天的诵经禅坐、作务言谈都成为了信仰的一部分,特别是师父一点一滴的教导,总是能够生起非常强烈的信心,从释迦牟尼佛一代一代传到师父的师父,传到师父,然后他耐心地教给我们,领受到这清净法流的加持,心中满是珍惜。

停留在宗教的仰望与哲理的思辨上总是会“自我感觉良好”,但用信仰来落实身口意则处处是惭愧。特别是在每天的功课上,偶一开小差就会出错,有时候忘记自己念到哪里,有时候法器会敲错,有时候带香甚至带居士们走错……更不用说平日里肆无忌惮的轻浮。深自克责,自己的念头放逸,似乎就是对自性光明的放弃,对寻求本来面目的初衷的放弃。

其实,这一天,我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自己潜意识里的想法和情绪,全然窜逃了出来!原来在这么良好的自我感觉中,还有如此的不堪入目的是非谗曲。对这个梦境,我是心存感激的,它把我内心的纠结生动地摆在了眼前,让我认真去直视这一切,当下也就释然。

还是少打妄想吧,默默拿起书背起来,恰好看见师父去清理灵骨,心中雀跃不已,跟了上去,而能够发现老和尚晶莹透亮的舍利,更是激动。

我更愿意将它理解为,在惭愧的反省中,于自心解开垢衣,忽现明珠一颗,光明澈照!这是祖师穿越时空的加持与鼓励吧,在信仰的道路上,如逆水行舟,真正前行是艰辛的,更多的时候是踽踽独行而已。

我很紧张的问师父,好担心我自己变成一个佛油子。师父哈哈大笑:所以才要经常检点自心呀!

更多阅读: 滚球/美高梅官网地址/日博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

有一种苦,是最最难忍的痛苦,绝不是开玩笑!

入阿鼻狱得大苦在一切痛苦中,无间地狱之苦 Read more

每天拜佛的重要性

我们每天修行,必须要有一段时间来礼佛。礼 Read more

改变命运,这三大法宝可以帮你找回丢失的福报

命运是可以改变的。我们起心动念,若是善念 Read more

你做的一切,最终会回到你身上

佛法的真谛是寻找自我,只有找到了自我,才 Read more